博易网

博易网

前方力薄,不能胜任,议用白虎汤加芩连。第七章古圣今贤对疾病的认识。

 此症男妇皆有,而妇人居多。爰仿服蛮煎加梨尖铁琥珀辰砂为引。

胃气困而胃血益燥矣,胃血益燥,无以解各脏腑之纷争。南昌喻嘉言谓,宜引之入肠,而先生仍用桔梗以开提肺气,恐不可为训。

无奈精欲泄,而阻抑之火无可泄之路,火无可根据,而火酒又无可解,于是火入于肝,将根据母而自归也。予曰疾急矣,非承气汤下之不可。

其家人曰∶病者日来热盛,连服凉剂,尚未见效,且天时酷暑,姜附恐未可用。但喻嘉言所立之方,尚兼风治,犹未洞悉底里,不若直补土以救惊,补火以生土也。

盖小肠之毒必须内消,而内消之药,舍金银花实无他药可代,以他药消毒皆能损伤正气,而小肠断不可损伤,故必须以金银花为君。此方用芎、归以补血,用人参以补气,气血既旺,上能升而下能降,气能推而血能送,安得有阻滞之忧乎。

Leave a Reply